压力可控 汇率维稳或成持久战

2020-03-22 09:09 来源:未知

在被称为“超级月”的9月份,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竟风平浪静,尤其是最近两周汇价走势几乎拉成了一条直线。9月29日,在岸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收盘价报6.6690,微涨22基点,较8月底汇价累计上涨逾90基点。

在度过一段难得的安稳日子后,美元指数刷新14年高点,再次刺激了市场对人民币汇率波动的敏感神经。1月4日,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调降至逾八年新低,并再度跌破6.95元关口。然而,4日人民币市场汇率表现淡定,在岸即期汇率不改横盘震荡,离岸即期汇率更是上演逆袭,盘中大涨逾300基点,并再次与在岸汇率形成倒挂。

俗话说,事不过三。在经历年内第三轮迅猛贬值后,上月底以来,境内外市场上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均初现企稳态势。2016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重估或有望告一段落。

外汇分析人士指出,美联储二次加息时点继续后延与8月中国经济数据改善,共同缓和人民币短期贬值压力,而人民币正式“入篮”前后的一致稳定预期也在发挥作用。人民币汇率短期持稳具有一定支撑,但进入四季度,影响汇率走势的不确定性因素仍多,特别是年底美联储升息预期恐继续增强,年初个人购汇额度刷新也增添年底年初汇率贬值压力。往后看,人民币贬值预期仍难以消除,好在贬值风险可控且因预期充分,影响有望减弱。

业内人士指出,在近期人民币表现坚挺背后,除美元涨势放缓给予“配合”之外,更传递了汇率维稳的信号。在年度购汇额度重置及传统购汇旺季的当下,为管控汇率预期、避免恐慌性购汇,货币当局具备抵抗汇率贬值的充足动力。

近期国际市场上美元转向高位盘整,为人民币汇价止跌企稳创造了契机,而从外储数据加速下滑之中,也不难看出货币当局维稳的努力,外部压力稍缓与内部托底力量,共同将人民币带离了前期快速下跌通道。

人民币汇率风平浪静

汇率走势成焦点

业内人士表示,国内经济运行继续稳中向好,且美元汇率对加息预期反映充分,高位波动加大,再考虑到汇率维稳力度阶段性加大,年底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或继续处于休整期。跨年后,个人购汇额度释放及季节性购汇需求增多,或重新加大人民币汇率下行压力。不过,在丰富的储备政策支持下,人民币对美元贬值不会失控,在主要非美货币中,人民币仍有保持相对强势特征的底气。

9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持续保持稳定,特别是最近两周,即期市场汇率走势几乎拉成了一条直线。

年尾年初,人民币汇率走势不可避免地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从历史数据来看,自2014年起,过去3年,每年1月和12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均出现了贬值,进一步看,每年四季度和次年一季度也大多出现了贬值。这背后的原因,既有趋势性的,也有季节性的。

疾跌后企稳

9月29日,银行间外汇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设于6.6700元,较前一日下调19个基点,较上月末上涨208个基点。在7月份创出6.6971元的五年多新低之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再度呈现双向波动,最近两个多月一直围绕着6.67元来回震荡。进入9月份,该中间价波动区间趋于收敛,据统计,9月至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只在9月22日这一天出现超过200基点的调整,而8月份波动超过200基点的情况共出现了6次;过去三个交易日,该中间价上下波动均未超过100个基点。

自2014年初创出6.04的汇改后高点以来,人民币兑美元便转入了持续至今的单边下行趋势。从月线上看,过去3年里,有23个月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占比超过六成,这意味着每个月度大概率都是贬值的。除了这一趋势性因素外,年尾年初人民币对美元易出现贬值的原因还在于,年初个人购汇额度重置,家庭部门购汇需求可能迎来集中释放,与此同时,随着春节出境游的兴起,年初购汇需求也呈现季节性增多的态势。有市场人士指出,鉴于年初汇率贬值压力相对较大,一部分资金就选择提前购汇,从而导致年初贬值压力前置,令年底也成为人民币贬值的易发期。

在一路疾跌至7元附近后,11月底以来,境内外市场上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均出现了企稳迹象。

人民币市场价格波动还要更加稳定一些。29日,境内人民币兑美元即期询价交易报价始终徘徊于前收盘价6.6712元附近,16:30收盘价报6.6690元,微涨22基点;统计显示,9月以来,除了9月7日、9日,在岸人民币即期汇率涨跌幅均不超过100个基点,过去7个交易日进一步收敛至不超过30个基点。另外,该收盘价较上月末的6.6783元上涨93基点。

具体到今年,年初人民币汇率走势格外引人关注。其一,2016年初,人民币对美元曾上演跳崖式急贬,充分显示了年初购汇需求的爆发力,如今又到年初,难免让人引发联想;其二,2016年人民币对美元呈现加速贬值,全年在岸人民币即期汇率贬值超过7%,创下有数据纪录以来的年度贬值幅度新高,尤其是2016年四季度,人民币贬值速率很快,3个月就贬值了逾4%,难免让人对后续汇价走势产生担忧;其三,美元正处于过去十余年里最强势的一个阶段,自2016年11月以来,衡量美元对一揽子权重货币强弱的美元指数已升至2002年以来高位,近期仍不时创出新高,异常强势的美元,令包括人民币在内的非美货币蒙受较大的贬值压力;其四,人民币兑美元汇率逼近7元,处在一个比较关键的心理位置上。

12月8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设于6.8731元,较上一日调升77基点。至此,该中间价已连续8个交易日运行于6.9元上方。

不光是在岸汇率,香港市场的离岸人民币汇率波动也明显趋缓。9月以来,CNH汇价多数时候位于6.67元至6.69元区间内,上周以来更是锚定6.68元持续窄幅震荡;29日,CNH汇价开盘报6.6844元,日内来回小幅震荡,截至北京时间16:30报6.6802,盘中上涨42基点。

市场人士指出,自2016年四季度起,人民币兑美元会否很快跌破7元就成为热门话题,跨年后,随着个人购汇额度重置,这一话题的热度显然有增无减。

在中间价调升的带动下,8日,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高开在6.8796元,开盘后保持近期窄幅震荡格局,16:30收盘价报6.8799元,较前收盘价涨49基点。截至当日收盘,人民币即期汇率也已连续8个交易日高于6.9元。

值得一提的是,因欧盟、日本和美国三大经济体央行相继召开货币政策会议,之前市场将9月份视为一个超级月,尤其是在年内升息窗口期已然寥寥无几的情况下,9月份美联储议息会议结果及政策声明牵动市场神经。回头来看,在这个超级月里,人民币汇率走势竟然风平浪静。

新年伊始很坚挺

香港市场上,8日,离岸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稳中略升,截至当日北京时间16:30,CNH汇价报6.8929元,较前收盘价上涨33基点。Wind数据显示,12月以来,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收盘价已连续5个交易日高于6.9元。

多因素支撑人民币走稳

新年伊始,美元再度发威。1月2日,美元指数涨0.51%,实现“开门红”;3日,受新出炉的美国ISM制造业指数、营建支出数据及MARKIT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均表现靓丽的推动,美元指数继续上涨,盘中一度触及103.82,再次创出2002年12月底以来的新高。在此背景下,2017年头两个交易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接连下调。3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调降128基点;4日,续降28基点,设于6.9526,跌破6.95元,并创出2008年5月以来最低。

在此之前,人民币对美元则遭遇了年内第三轮也是迄今为止最猛烈的一轮贬值。数据显示,10月初,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开始连续调低,并脱离前两个多月运行区间,整个10月,该中间价累计贬值863基点,幅度为1.29%;进入11月,短暂盘整后,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掀起了一波持续12个交易日的连续贬值行情,6.8元关口轻松告破,不久,6.9元关口亦宣告失守;11月25日,该中间价设在6.9168元,创了2008年6月12日以来的逾八年新低。此后,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转向低位震荡,过去一周多时间,累计反弹了437基点,但整个11月,该中间价贬值1224基点,幅度达1.81%,单月贬值幅度创年内新高。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永利皇宫463发布于财经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压力可控 汇率维稳或成持久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