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叁寿:“数据财政”将成为地点政坛增加收入的严重性抓手

2020-05-05 08:44 来源:未知

政府数据资产可望释放出亿万产值

图片 1

近日,九次方大数据研究院、贵阳大数据交易所联合编写的《从土地财政到数据财政》,由国家行政学院出版社正式出版。据悉,这是国内第一本系统论述数据财政实施路径的专著。国家行政学院出版社对《从土地财政到数据财政》一书的评价是:这是一本地方政府如何发展数字经济的操作范本。作为“数据财政”理论奠基人,九次方大数据创始人、贵阳大数据交易所执行总裁王叁寿的系列观点颇受政府部门和业界关注。

图片 2

九次方大数据创始人、贵阳大数据交易所执行总裁王叁寿

过去多年来,土地在支撑经济快速发展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然而,地方政府财政收入结构面临难以拆解的困境,如何告别过往对土地财政的依赖?当中国进入到大数据时代,各地政府已经开始向数据要红利,向数据要未来。土地为主导的经济增长模式,开始让位于大数据主导的经济增长模式。王叁寿前瞻性地提出“数据财政”这一概念,并明确指出,“土地财政”将一去不复返,“数据财政”或将成为新时期地方政府推动经济发展的重要抓手。

九次方大数据创始人、贵阳大数据交易所执行总裁王叁寿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北京7月27日讯 当前,以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为代表的新经济茁壮成长,引领人类社会由工业经济时代进入数字经济时代。中国政府正尝试抓住大数据发展先机,运用丰富的大数据资源,借助大数据实现经济社会各方面的改革创新。激活数据资产价值、发展数字经济已上升为全新的国家战略。

“土地财政”开始让位于大数据主导的经济增长模式

“目前可利用、可开发、有价值的数据80%左右都在政府手上,这些沉睡的数据一旦被激活,或将释放出亿万产值。”近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九次方大数据创始人、贵阳大数据交易所执行总裁王叁寿如此表示。

各地政府开始向大数据要红利

在地方政府以GDP作为政绩考核标准下你追我赶的过程中,土地财政已经不啻于一剂“经济鸦片”。然而当前,一些地方政府的财政,不仅面临着收支恶化、捉襟见肘的问题,还面临着收入不可持续、偿还风险集聚等问题。土地财政诱发大量社会问题,且不可持续。

王叁寿称,作为重要资产,政府数据资源可循环,使用价值可持续,是地方政府追求创新力及新动能转换的源泉。与土地一样,数据资产有望成为国家发展的关键性基础战略资源。而“土地财政”将一去不复返,“数据财政”或将成为新时期地方政府推动经济发展的重要抓手。

“作为重要资产,政府数据资源可循环,使用价值可持续,是地方政府追求创新力及新动能转换的源泉。与土地一样,数据资产有望成为国家发展的关键性基础战略资源。”近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九次方大数据创始人、贵阳大数据交易所执行总裁王叁寿如此表示。

近年来,各地方政府土地出让金净收入正逐步下降,土地财政已开始呈现难以持续的势头。特别是当下国家对房地产市场的调控力度有增无减,尽管居民购房需求依旧旺盛,但伴随着保障性住房的大规模建成和适婚购房人群的峰值回落,以及房产税开征预期增强,本已是空置率超高的房地产市场,还能支撑多久,着实难以预测。一旦泡沫破裂,土地财政失灵,地方债务风险必将集中爆发,金融系统和社会秩序也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冲击。寻找新的增长路径势在必行。

政府数据量远超互联网巨头

纵观我国改革开放40年历程,土地在支撑经济快速发展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当中国进入到大数据时代,各地政府已经开始向数据要红利,向数据要未来。土地为主导的经济增长模式,开始让位于大数据主导的经济增长模式。王叁寿认为,“土地财政”将一去不复返,“数据财政”或将成为新时期地方政府推动经济发展的重要抓手。

“政府手里两个最值钱的资产就是土地和数据。土地的价值基本上释放完,下一步释放政府手里的数据价值。”王叁寿指出,“作为重要资产,政府数据资源可循环,使用价值可持续,是地方政府追求创新力及新动能转换的源泉。与土地一样,数据资产有望成为国家发展的关键性基础战略资源。”

当前,以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为代表的新经济茁壮成长,引领人类社会由工业经济时代进入数字经济时代。

以国内首个国家大数据综合试验区贵州为例。通过持续深入推动大数据战略行动,2017年贵州大数据相关产业产值增长了86.3%;同年贵州省GDP总量突破1.3万亿元,较2016年增长10.2%,增速高于全国水平3.3个百分点;贵州全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017年增长达7.2%。未来五年间,贵州谋求数字经济年均增长率在20%以上。

政府数据价值远超任何行业垂直领域数据价值

在交通、医疗、旅游、金融、能源等领域,过去数年间大数据以爆炸式的发展速度迅速蔓延至各行各业,并催生了规模巨大的产业。数据显示,在2017年世界经济平均增长率徘徊在3.2%左右时,数字相关产业的增速却达到了世界经济增速的2至3倍。

政府数据价值远超任何行业垂直领域数据价值

在王叁寿看来,国内的大数据产业正在形成六大阵营: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电商数据阵营;以腾讯为代表的社交及生活数据阵营;以百度为代表的网络搜索数据阵营;以电信运营商为代表的广播电信数据阵营;以九次方大数据为代表的政府数据资源阵营;以及各垂直领域为代表的行业数据阵营。在上述六大阵营中,政府数据资源又占“大头”。正如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所说,“目前我国可利用、可开发、有价值的数据80%左右都在政府手上”。王叁寿认为,无论是从数据资源分布特点,还是从数据资源质量来讲,政府数据是现阶段数量最庞大、价值密度最高、涉足广度最宽的数据资源,其价值远远超过其他任何一个行业垂直领域的数据价值。“激活北京市政府这二三十年来的数据资源,就相当于10个阿里巴巴。”王叁寿说。未来每个城市都会有五张网,即自来水网、电网、燃气网、路网、数据管网,一个城市的政府数据就像城市的基础设施一样,它应该是无处不在、可持续利用的资源。

在全球数字化进入全面渗透、跨界融合、加速创新、引领发展新阶段的大背景下,我国数字经济得到长足发展。我国数字经济迅速发展有其内在原因,“互联网+”行动计划推动了数字技术与传统经济的创新融合。各地政府积极参与到数字中国建设中,一方面,推动政务数据开放共享,改善社会公共服务的模式和效能;另一方面,主导与大数据公司的合作,使多元化的大数据应用工具引入到产业生产中。

目前,国内的大数据产业正在形成六大阵营: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电商数据阵营;以腾讯为代表的社交及生活数据阵营;以百度为代表的网络搜索数据阵营;以电信运营商为代表的广播电信数据阵营;以九次方大数据为代表的政府数据资源阵营;以及各垂直领域为代表的行业数据阵营。其中可利用、可开发、有价值的数据80%左右都在政府手上,政府数据量远超互联网巨头。王叁寿认为,无论是从数据资源分布特点,还是从数据资源质量来讲,政府数据是现阶段数量最庞大、价值密度最高、涉足广度最宽的数据资源,其价值远远超过其他任何一个行业垂直领域的数据价值。“激活北京市政府这二三十年来的数据资源,就相当于10个阿里巴巴。” 王叁寿说。未来每个城市都会有五张网,即自来水网、电网、燃气网、路网、数据管网,一个城市的政府数据就像城市的基础设施一样,它应该是无处不在、可持续利用的资源。

作为世界人口大国,我国政府数据资源储量极为丰富,广泛存储于各地、各级政府机关院所等不同单位、不同部门、不同系统甚至不同网络环境中,数据种类繁多、数据质量较高,其潜在价值可观,远远超过其他任何一个行业垂直领域的数据价值。

受数据资源分布特点影响,我国已经形成政府大数据、互联网大数据、行业大数据三分天下的格局,其中政府数据资源又占“大头”。权威数据显示,目前我国信息数据资源80%以上掌握在各级政府部门手里。

那么,什么是政府数据?可开放的是哪些部分?“这其中有一个误解,很多人认为政府数据开放是要开放所有政府的数据。这个想法是错误的。”在王叁寿看来,“政务数据”和“政府的数据”有很大区别,前者主要是指政府办公形成的数据,而后者范围相对更广,涵盖了自然而然汇聚的各种数据。而通常意义上讲的“政府数据”开放,实际上是信用、交通、医疗、卫生、教育、科技、金融等重点领域的政务数据。

基于对大数据行业及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的审视与思考,王叁寿提出,中国大数据应用市场现阶段依然以政府大数据应用为主,应驱动政府数据价值融合于时代发展,实现政府数据向数据价值转化。

王叁寿认为,无论是从数据资源分布特点,还是从数据资源质量来讲,政府数据是现阶段数量最庞大、价值密度最高、涉足广度最宽的数据资源,其价值远远超过其他任何一个行业垂直领域的数据价值。

数据资产运营实现“数据财政”

“与土地资源相比,数据资产具有衍生性、共享性、非消耗性三大价值,打破了自然资源有限供给对增长的制约,为持续增长和永续发展提供了基础与可能。”王叁寿表示,“数据资产”就像几十年来的“土地资源”一样,挖掘价值充分盘活,“数据财政”将带来中国未来可持续的新增长。具体来说,衍生性,即是开发数据资产潜在价值,更多的是其在使用及交易过程中,立足于需求提供相对应的相关数据“新产品”;共享性,即是实现数据资产价值最大化,同一数据,可以同时支持多个个体使用,不同个体对同一数据的利用将产生不同的价值。这一特性,成为企业数据价值挖掘的核心着力点,利用好共享性,将能最大限度地挖掘数据资产价值;非消耗性,即是数据资产无限循环利用、价值可持续。数据所能产生的价值会随着时间变化而变化,但其并不会因为任何人的正常使用而消失,反而会进一步丰富数据,使数据具有新含义或增值,是一种符合可持续发展观的资源。

相关资料显示,每创收100万美元,银行业平均产生820GB的数据,数据强度高居各行业之首。而在相同创收条件下,电信、保险和能源行业数据强度分别为490GB、150GB和20GB。看似庞大的数据,与政府数据相比也不是一个量级。“激活北京市政府这二三十年来的数据资源,就相当于10个阿里巴巴。”王叁寿说。

九次方大数据对于数据资产运营的具体路径,包括打井、铺数据管道、建“水库”、引“自来水”,生产“可乐”。“打井”,指初步激活政府数据价值;“铺管道”,促进政府数据互联互通;“建水库”,实现政府数据融合。王叁寿强调,在此过程中,无论管道还是水库,都是通过技术手段将政府部门的数据价值发掘出来,输送和传递出去,而不是用一个水桶,将数据带走。这样,在保证数据本身不被泄露的同时,还将得到有价值的数据分析结果。之后,在经过脱敏、清洗、建模、分析等流程后,海量数据就由可开发的“地下水”变成商业上可用、公众可感知的“自来水”,这些“自来水”数据将会被应用于各个领域,通过下游企业的加工,从而生产出所需要的产品“可乐”,进一步发挥政府数据的附加价值。

其中,政府所掌握的数据不仅使用价值可持续,其内容涉及国计民生的方方面面,涵盖之大、之深、之广无与伦比,无疑是重要的政府资产,是政府追求创新力、增长性的宝藏。对其进行融合分析、开发利用,可以实现预警、预测、智能分析和辅助决策,为长久以来困扰地方政府的落后产能困境提供解决的新途径,推动经济社会走向数字化、智能化。

就大数据的质量来看,无论是BAT,还是某一行业垂直领域,其数据种类的单一化程度较高。而政府大数据则涉及工商、税务、司法、交通、医疗、教育、通信、金融、地理、气象、房产、保险、农业等领域,数据的种类繁多,关联性强,统计规格较为统一,便于应用处理。

王叁寿称,九次方大数据将自身定位于中国数据资产运营商,以独有的数据资产运营方式,盘活政府及行业数据资产存量。九次方已先后与近70个地区包括省、市地方府建立合作,协助各地政府实现传统产业的转型改造和优势产业的跨越式升级,“与一般大数据公司最大的不同,是九次方一直致力于帮助城市搭建大数据平台,并基于这个平台构建城市数据产业生态,形成产业聚集效应。而这个数字经济产业生态,恰恰是地方政府实现‘数据财政’的关键。”王叁寿说。

实现“数据财政”的重要途径是数据资产运营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永利皇宫463发布于财经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王叁寿:“数据财政”将成为地点政坛增加收入的严重性抓手